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前奏
    转眼到了九月份,秋高气爽,天高云淡!

     同心院里,沈玉萱正在喂一双儿女吃着糊糊,“来!千雪!张嘴啊!”喂了口女儿,又把汤匙递到儿子面前“千恒,来,娘亲喂,啊!”看着儿子吃了一口,给俩孩子擦擦嘴沈玉萱满足的笑了!儿子的名字是她取的,本来该是侯爷来取的奈何他取的实在是难以入耳,所以老夫人她们直接忽略了江守耀,由沈玉萱取了江千恒这个名字,而女儿是老夫人取的,江千雪。因是到这一辈儿嫡出是千字辈,名字里定会有个千字。六个月大的孩子现在可以吃些糊糊样的东西了!看着一双粉雕玉琢的儿女沈玉萱觉得此生足矣!至于她的夫君忠信侯江守耀就爱去哪去哪吧!她也懒得管了!她现在要把所有的精力放在孩子们身上。这时阮嬷嬷从外打帘进来,到了沈玉萱面前福了礼才说道“夫人!那院里有消息了!”沈玉萱放下手中的碗道“嬷嬷!不是说好了在我面前不用行那些个虚礼!怎又不听!”阮嬷嬷笑道“夫人!礼不可废!”沈玉萱也不勉强说道“有动静了!咳咳,咳”说着就咳了起来,阮嬷嬷忙给她拍拍待沈玉萱好些了又倒上水给她,担心道“夫人,要不再请周太医给看看吧!”都过去六个月了,尽管用着最好的药材,最好的补品仍然是不大见好,这让阮嬷嬷忧心不已。沈玉萱摇头说道“不用,周太医不是说了吗,只要好好养着就能好的!我现在只要看着他们姐弟俩就好了!”喝了口水又说道“是个什么东西?”那贱人倒是好能耐!阮嬷嬷给大小姐江千雪喂了口糊糊说道“还能是什么!一个庶女而已。”说着看着自家大小姐的眼里满是温柔。沈玉萱道“瞒得倒是严实,等会送份东西过去!”阮嬷嬷点头道“已经准备好了,等会儿就送过去!”沈玉萱看俩孩子吃的差不多了,吩咐两个奶娘抱着去消消食。阮嬷嬷挥手让屋里的丫鬟都出去待屋里只剩主仆才说道“已经查出来了,当时那碗燕窝粥里的当归是荟儿放的。”能在夫人的膳食里动手脚的只有她们几个贴身伺候的,所以就是她们自己人里出了内鬼!但她藏的很深查了这么久才查出来是谁!“荟儿?居然是她!”沈玉萱有些意外,毕竟荟儿只是三等丫头又不近身伺候。阮嬷嬷道“嗯!原本是青元去端的燕窝粥,但半路上青元腹痛无耐下才让荟儿端来的。”设计得这般周全防不胜防。“我说那贱人那时怎么那么安静原来是早做好了准备!”沈玉萱面无表情的道。阮嬷嬷道“寿宴那天的事我觉得就是她做的,何姨娘只是替罪羊。”她就是觉得除了她不会有谁会那么歹毒!沈玉萱鄙视道“跟她娘一样的毒妇!”每次看见孟秋颜那贱人沈玉萱都象是吞了苍蝇般恶心。阮嬷嬷道“她可比她那外室的娘厉害多了!”至少这么些年她们就没抓着她什么把柄,但夫人却被害得小产了几次,可见对方的厉害。“千雪千恒身边一定要看好,这段时间她碍于老妇人的手段不敢做什么,但不会安静太久的!”老夫人手段凌厉镇住了一些不安分的。“那位野心大着呢!她没生下男丁前应该会安分两年,现在府里几位姨娘都在积极相争着侯爷,好生个一男半女,她现在又在月子里不能伺候侯爷,有得她头疼!”阮嬷嬷呵呵的笑道。这姨娘在后院靠的就是男人的宠,男人宠你在后院才能有你的位置,侯爷后院的女人可不少呢!一旦男人不记得你了,那后院就不在有你的位置。“哼!贱人最会的就是勾引男人!母女俩都一样的贱!就喜欢倒贴别人的丈夫!”沈玉萱想到当初的事就恶心的要命!阮嬷嬷叹声气说道“哪有男人不偷腥的,还是个美人!”尤其是主动送上门的哪有不动心的。对于当年江守耀做的蠢事就是再气愤又能如何,最后还不是这样。“荟儿那丫头寻个错处置了!”沈玉萱不愿再想当年那令她耻辱的事。阮嬷嬷诧异道“不审问了吗?”沈玉萱道“不必了,知道是她做的就可以了!对付她要一击即中!”阮嬷嬷点头赞成。

     两位奶娘抱着江千雪姐弟在府里散步,身后跟着青乐青元两个大丫鬟。半年了她们还是不放心这俩奶娘,每次她们抱着大小姐大少爷出去时她们俩就随时跟着,生怕她们跟死去的何姨娘的丫鬟冬月般不知道什么时候背主就糟糕了!几人穿过游廊来到了种满各色秋菊的庭院,这是供后院女眷赏花的院子,前院的花园她们女眷是不能常去的,侯爷江守耀的那些狐朋狗友经常来寻他,万一撞见了可就说不清了!才六个月就虎头虎脑的大少爷江千恒流着口水在抱着他的奶娘杨氏身上乱扭,杨氏不知所以只是抱好他,摔着了可不得了!青乐以为大少爷出什么事了,紧张的说道“怎么了,大少爷!奶娘大少爷扭什么?”青元看着大少爷虽然扭动着身子眼睛却精亮的看着一边,她看过去见一朵盛开的菊花上飞着几只蝴蝶,噗嗤笑了!说道“青乐你别瞎紧张,大少爷看见那里有蝴蝶呢!”青乐愣了下也看过去果然那里嬉戏着几只蝴蝶,顿时哭笑不得。她就怕大少爷出什么事,想起那日她偷听到周太医的话,她就越发的小心。抱着江千雪的奶娘张氏觉得青乐真是大惊小怪,说道“小孩子越大对周围的事物就越好奇,看见蝴蝶兴奋是再正常不过了!”不正常的是她怀里的这尊贵的侯府嫡长女,自这大小姐出生她就在奶她照顾她,除了饿了大小便会醒着,其余都在睡觉!刚夫人才喂过她这才不到一刻钟就睡着了!不像大少爷吃饱了睡一会儿就玩耍,所以她的结论是,大小姐很能睡!!不过能睡也挺好,她带着也省心省力!杨氏见江千恒喜欢蝴蝶就抱着他向那边走了几步,果然江千恒高兴的啊~啊~叫着。

     薇儿院里屋,刚生产了的孟姨娘虚弱的看了眼刘妈妈抱着的孩子!她这一胎很是顺利,没用一个时辰就生下来了!本来她担心夫人沈玉萱会在她生产时搞鬼,没想到从头到尾都平平安安的,知道是自己多想了!她又怎么会知道沈玉萱压根就不在意她生的是什么!人家的所有精力都在儿女身上。孟姨娘从知道自己费尽心思怀上的这个孩子居然是个女儿,是个卑微的庶女!这心情糟糕烦闷透了!连带着看女儿的眼光都是厌恶的,毫不掩饰的厌恶。她没想到费劲心思在沈玉萱那贱人生产前怀上,又在其后足不出户的费力隐瞒了数月,连侯爷她都找各种借口推开换来的居然是个丫头!这让自信自己能够一举得男的孟姨娘失望难堪极了!所以刘妈妈要她抱抱孩子她连看都不想看又怎么会抱!刘妈妈抱着二小姐说道“姨娘!你看看二小姐,长得很好很像你,长大了定也是个美人!”孟姨娘嗤声道“再好也是庶女!长得再美将来还不是给人做妾的命!若是庶长女还好些!”像她就是庶女,还是沈玉萱的庶妹。当年沈玉萱的娘她的嫡母就是让她嫁与人做妾,还是门庭败落的小户。她自负容貌才情不输她沈玉萱,那样的婚事她怎能甘心嫁!看到当时的沈玉萱嫁的那么富贵且当时的江守耀还算是一表人才,如此天差地别的待遇她如何能甘心!!所以在沈玉萱三朝回门那天她设计勾引了江守耀,那天将军府来了几位朝中重臣,众目睽睽之下沈玉萱也只能让她进门。这是她这辈子最得意的事。沈玉萱不是处处比她强吗!不是嫁了如意郎君吗?最后江守耀还不是纳了她进门几乎独宠于她。刘妈妈也是惋惜道“是啊!可惜大小姐嫡长俩字都占了!”想到府里的那两位嫡出孟姨娘就恨得牙痒痒!沈玉萱那贱人倒是能生!嫡长子长女都有了,那她生的庶出还有什么稀罕!不过她不会让那对贱种站着嫡长俩字太久的。这时丫鬟蒲草从外间进来说道“姨娘!老夫人,夫人派人送了东西过来!”孟姨娘往外面看了看说道“妈妈!把孩子交给奶娘你去瞧瞧吧!别怠慢了夫人老夫人身边的人。”刘妈妈点头,把二小姐交给奶娘下去喂奶便出去接待奉沈玉萱和老夫人命而来的青元和胡妈妈。

     镜明堂,屋里沈玉萱带着俩孩子正陪着老夫人说笑。青元跟胡妈妈一道进来行了礼说道“禀老夫人,夫人!东西都送过去!”说罢各自回到自家主子身后。老夫人逗弄了下孙子看着沈玉萱面色惭愧的说道“玉萱!没能处置了那真正的凶手,娘很抱歉,亏得你大度!”本来想着不管是不是孟姨娘都不能留下她,没想到她竟然怀孕了且已经几个月了!没有证据也不能拿她如何!沈玉萱说道“娘!儿媳没放在心上,我也想这府里多几个孩子热热闹闹的!”老夫人重子嗣,之前没有嫡出不能有庶出,所以这么些年府里一直没有个孩子,老夫人从不怨她一直等自己生下嫡子,如今嫡出已经有了自然允许姨娘们生养庶出,还越多越好。沈玉萱能说反对吗?老夫人见儿媳脸色没什么不对才安心道“你这样想我就放心了!在这府里谁都不会越过恒哥儿雪姐儿的!”老夫人这话等于是保证不会让那些庶出欺负到姐弟俩头上。她老了,只想过含饴弄孙的晚年日子,只有子嗣繁盛才能家族兴旺。当然嫡出越多越好,只是,,看着儿媳病白的脸色老夫人想到前些日子周太医给儿媳看诊过后所说的话!不禁叹声气。沈玉萱刚想问老夫人好好的叹什么气就觉得一阵难受,忙把怀里的女儿递给身后的阮嬷嬷捂着嘴“咳咳咳,,,咳咳,,,,”老夫人她们已经见惯不惯了,每天都会咳几次。但这次见沈玉萱病白得都没有唇色担心道“可还好?不是吃着药吗?怎不见好转!”沈玉萱平静的放下捂嘴的帕子,果然如自己所料,只见白色丝绢上一滩殷红的血那么的刺眼。老夫人心惊,又似早就料到般叹口气!抱着孙子的手紧了紧。阮嬷嬷跟青乐青元俱是吓坏了!阮嬷嬷担心道“夫人!”沈玉萱知道自己的身体情况,脸上很平静的说道“没事!不用担心!”若无其事的抱过女儿亲了口说道“娘!儿媳有些累了想去休息会儿!孩子们就麻烦您了!”单薄的身子都有些打颤,江千雪满含担忧的看着沈玉萱。那口血同样吓到了她,这娘的身体这么虚弱虽然知道是被人动手脚了,但若不是生她们姐弟俩身子就不会亏损的如此厉害,这让她很内疚!沈玉萱看到女儿眼里的担心虽然觉得惊世骇俗不合常理,但更多的是欣慰!她的宝贝女儿小小的就知道心疼她!够了!真的够了!此生也值了!亲了口温柔的抚摸着女儿嫩嫩的小脸儿。这一幕感动了老夫人跟阮嬷嬷几人,老夫人感动之余想到自己孙女这么小就如此异于常人的聪颖,将来必是不可限量。阮嬷嬷很是欣慰,大小姐如此小就知道心疼夫人,擦擦泪说道“夫人好福气!大小姐这么小就知道心疼您呢!”沈玉萱笑笑把女儿交给胡妈妈抱着。老夫人怜惜儿媳妇说道“身体不好就快回去休息吧!孩子在我这放心吧!你们照顾好夫人!”又嘱咐了阮嬷嬷三人。沈玉萱俯身一礼由阮嬷嬷搀扶着离去回同心院了!老夫人看着儿媳离去的身影有些惆怅!忽然怀里的孙子哇哇哭了起来,赶紧哄哄,一会还是哭哄不下看看没尿,知是饿了忙叫了奶娘来抱着下去喂奶。回过头来仔细看着孙女,五官精致,虽然很小但依然能看出容貌应是个美人胚子,肤如雪白,千雪的名字便是取于此。再加以精心培养十六年后定是会轰动望京。或许侯府再她手里能更上一层楼,那么百年后在地下她也能光荣的见列祖列宗了!老夫人想着眼里闪烁着精光。江千雪被老夫人看的汗毛都竖起来了!她感觉自己像是被猎人盯上的猎物,感觉很不好!!仔细想着自己哪里有不对劲让老夫人一直盯着她看,浑然不知她歪着小脑袋想事情的样子萌极了!老夫人越发觉得自己的想法对极了!

     薇儿院,刘妈妈抱着吃饱的二小姐在屋里走来走去!里间睡醒的孟姨娘在蒲草的伺候下吃了些东西,微微的坐起一些说道“侯爷呢?还没回来?”很不巧,她今天生产江守耀出门了,让人去找了半天也没回来。孟姨娘心里很生气,沈玉萱生产时他在门外焦急的等着,盼着,到她生产时就连人影都见不着!难道她孟秋颜生的就不是他的孩子!!蒲草低声说道“侯爷回府了,刚回府听说夫人不大好就去了夫人院里。”“你说什么!!”孟姨娘听去了沈玉萱院里猛然坐起,后又疼得躺下。蒲草低头颤声说道“侯爷,,侯爷去了夫人院里!”孟姨娘愤怒不已,她刚给他生了孩子他看都不看一眼就去了沈玉萱那贱人那儿!“是不是夫人故意派人请走的?”定是沈玉萱那贱人故意不让侯爷来看她的,贱人!蒲草支支吾吾的不敢出声。刘妈妈抱着二小姐进来就看见孟姨娘愤怒的样子,忙说道“哎呦,姨娘天大的事儿也不能生气啊!这月子里是不能哭也不能气的!对身子不好!”孟姨娘平复了下又说道“说啊!哑巴了!”蒲草身子一紧忙到“夫人并没有请侯爷是侯爷一回府直接去的夫人那儿!”顿了下又道“听说今儿个夫人不大好,从老夫人院里回来就病倒了!”孟姨娘原还气愤侯爷一回来就去了同心院,现在听是沈玉萱病倒了开心的笑了,“呵呵,是吗?夫人病了!去,蒲草选点东西送过去给夫人补补身子。记住把侯爷给我请来!听到没!”最后这句才是重点。蒲草松口气应声便出去了。

     同心院里,江守耀脱了外衫进了屋见阮嬷嬷从里间出来就要进去,阮嬷嬷拦住他说道“侯爷,夫人刚吃了药睡下了,您进去可轻着些!”江守耀进去的脚步停下说道“大小姐大少爷呢?”说实在的他现在真不愿进去,成天的药味儿,若不是实在喜欢俩一模一样的儿女他都不想进院子。阮嬷嬷听这话是真寒心,夫人可是为了他江家传宗接代才遭罪坏了身子根本,侯爷竟连问也不问一句,真是薄情!但还是回道“大小姐大少爷在老夫人院里!”江守耀正要抬脚走出去想了想还是进了里屋,来到床榻跟前看着发妻原本端庄美丽的面庞,现在苍白得不见原先的模样!想到当初刚成亲那会儿妻子娇俏的依偎在他怀里两人也是浓情蜜意,好不恩爱。这半年来她卧病在榻他这心里也颇不是滋味,心情复杂的躺在了沈玉萱身旁抬起她瘦弱无骨的纤手放在胸前就这么睡着了。阮嬷嬷进来就看见夫妻同寝的一幕,这心里才安慰些小心翼翼的退出门外,生怕吵醒了夫妻俩。走到门外对着所有丫头说道“都不许大声说话,侯爷夫人正睡呢!做事小声点!”几个丫鬟都称不会大声喧哗。这一睡到了日头垂暮,沈玉萱醒来就看见江守耀睡在身旁,她现在已经不在意他睡哪儿了,来就来,去就去!也不知道什么时辰了,起身下床穿上衣服就要出去,“你醒了,怎也不叫我!”江守耀这会儿也醒了。起身来到沈玉萱跟前扶着她说道“你要去哪?”沈玉萱怪异的看了眼他说道“去娘那儿把孩子们接来!一天了怕是把娘折腾坏了!”说着就欲开门出去。江守耀正想着看孩子呢,忙回身从衣橱里拿了件披风披在沈玉萱身上,说道“刚起身,外面有风!”见妻子眼里都是疑惑,这让他这一向脸皮子厚的人竟也感到了不自在。沈玉萱不再纠结这整天不见人影的丈夫又在玩儿哪一出,径直走了!毕竟他们之间这些年有些冷淡,像这般亲密的举动她觉得有好久不曾出现过了!阮嬷嬷见侯爷夫人出来上前行了礼,就要扶着沈玉萱却被江守耀抢过,“由本侯扶着夫人就行了,你们退下!”江守耀扶着沈玉萱就往前走。“是!侯爷!”阮嬷嬷青乐青元巴不得侯爷对夫人好呢!几人不一会儿走出了同心院,江守耀沈玉萱两人上了骡车一行人便往老夫人那去。等人都走远了,蒲草才从同心院外的一棵树后出来,在原地踌躇了半天不知道怎么跟姨娘交代。她是想去请侯爷的,可夫人在她不敢啊!最后还是怀着挨打挨骂的忐忑心情回去了。

     镜明堂,到了晚膳时辰了,老夫人知道儿子回府了,正要遣人去叫儿子儿媳一道用膳,就听玉丹禀报说夫妻二人正一道过来呢!遂吩咐丫鬟们可以摆膳了!骡车到了镜明堂门前停下,江守耀扶着沈玉萱下来,两人携手走进去。来到屋里见老夫人抱着大小姐正逗弄着,桌上也已摆好了膳食。两人给老夫人行了礼,江守耀扶着沈玉萱坐下又在她身旁挨着她坐下。按规矩是不能如此的,主子都各有各的位置。老夫人居左的位置,沈玉萱坐右边,而中间的位置是侯府主人江守耀的位置!不过江守耀在老夫人面前向来没规矩惯了,老夫人对儿子的举动也是惊奇,但这是她乐见其成的也不说那打趣的话了。没见儿子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吗!“来,都饿了吧!快用膳吧!”说着把孙女交给胡妈妈,坐下与儿子儿媳一起用膳。被抱着的江千雪看了眼这几乎三五天不见人影的爹,见他时不时给娘亲夹菜顿觉稀奇,这半年来她可从没见过这不着家对老婆也不上心的爹这般体贴过。所有人都好奇,看江守耀的眼光带着怪异。江守耀开始还不自在,之后就浑不在意了。其实他觉得她们都大惊小怪的,他就是想到了和妻子当初的美好觉得亏欠了妻子想着以后对她好点儿罢了!一顿饭吃得很温馨,而江千雪早就冥想去了,安静了半年不代表一辈子安静,这半年来也修炼得不少,但还是得好好修炼以防万一。胡妈妈见她睡着了便抱下去跟还在睡的大少爷放一块儿。用过晚膳,由丫鬟们伺候着净手漱口之后,江守耀才说道“娘!儿子今天又添了个女儿,您看取什么名字好?”一回府就知道孟姨娘给他生了个女儿,但名字他显然还没想过。沈玉萱不动声色的坐在一旁,老夫人看了眼儿媳说道“叫什么你自己看着取吧,但不能带千字知道吗!只有嫡出才可以带千字。”沈玉萱看了眼老夫人,她还真不知道这事儿呢!“为何?我跟大哥也不是同样带‘智’字啊!”江守耀这一辈是智字辈!但他同大哥都不带智字啊!“你们兄弟俩这是你祖父希望你们能令侯府振兴辉煌,守耀门楣特意取的。现在你大哥做到了振兴辉煌,你也得给我做到守住这家业我也就在地下好交代了!”原来是这么回事!江守耀这才明白并表示定会守好家业的。沈玉萱这时开口说道“就叫梦离吧!”江守耀听闻仔细想想也还可以。老夫人也是眼含深意的看着儿媳妇,沈玉萱见老夫人看破自己的小心思,调皮的眨眨眼。儿媳妇这调皮的样子逗乐了老夫人,罢了,随她去吧!江守耀也不愿花心思去取名字也觉得这个名字不错立即决定就叫这个名字了!

     隔壁耳房里,江千雪正在冥想却被一阵急切的哭声吵醒了。皱着眉头悠悠醒来,就见弟弟的那个奶娘在给他喂奶,只是弟弟一直哭那奶娘想按着弟弟强行喂他,弟弟还是不吃且小手直把她往外推。江千雪眉头皱得更深,这奶娘怎么回事,还有不吃强按的?看着弟弟哭的撕心裂肺的样子江千雪生气了,正在这时,奶娘张氏进来了对杨氏说道“你怎么弄那么大声,把人引来怎么办?”说着小心翼翼的看着屋外,杨氏无奈的说道“我也没办法,他不吃啊,我怎么办!”张氏小声道“别急!先把他哄住,你用了吗?”张氏看见江千雪也醒了,知道该是饿了,抱起她就准备喂奶。江千雪听着她们的话觉得很不对劲,直觉不会有好事。果然见张氏掀起衣服在**上抹了些什么东西,江千雪的瞳孔都在收缩,再看死活硬是不吃的弟弟顿觉冷汗淋漓。忙催动身体里的力量同时驱动了阴线锁跟锁魂链锁住两个正下手的奶娘。这些人真是该死的!时刻都不放过她们姐弟。这小小的身板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她都不用想就知道再这样下去她们姐弟肯定得玩儿完。吃力的看着被锁住的两个奶娘,眼里却是森森的寒芒。因为锁住了奶娘的全身所以原本被抱着的江千恒被摔到了床上,哇哇的哭得要命。终于惊动了外面的丫鬟和老夫人江守耀夫妻。听到孩子哭得那么厉害都心急的来到耳房,急忙进来看到的就是两个奶娘衣衫不整的坐在那里不动,沈玉萱不管其他赶紧抱起哭得倒抽气的儿子,哄了哄看着两个奶娘怒道“你们是怎么带孩子的?大少爷怎么哭成这样??”就见两个奶娘坐在那里不动,只是保持着要喂奶的姿势,怎么回事?老夫人也是忙抱起孙女却看到孙女像是没了生息般顿时吓得她眼前发黑,忙喊道“玉丹,快去请周太医!!”沈玉萱跟江守耀走过来看到女儿这般模样惊得也是差点没站稳。沈玉萱更是直接晕了,亏得江守耀在一旁眼疾手快的抱住她们母子。一时间耳房里乱做一团,都没人去管两个姿势怪异的奶娘。不一会儿进来的是玉丹先让人喊的府医,他给老夫人几位主子见过礼赶紧给大小姐把脉!老夫人她们焦急的等着,府医仔细看过后,脸色大变。对江守耀说道“侯爷,大小姐很危险必须马上施针!”说着也不管江守耀同不同意便拿出自己的银针,解开江千雪的衣服在小小的身体上扎针。老夫人她们想说什么又怕打扰到施针都屏住呼吸不敢出声。周太医到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现在的样子。见没人注意到他,也不出声悄然来到跟前看着府医施针,不时的点点头表示赞同。等府医施好针沈玉萱忙问道“大夫!怎么样?千雪如何了?”府医看着在后面的周太医说道“还烦请周太医看下好!”毕竟太医的话比他更能信服。老夫人跟江守耀这才看到周太医已经来到了,说道“周太医,您看看小女怎么样了?”周太医上前把脉又仔细看了看府医施针的位置说道“已经无碍了!针施得很及时。大小姐其实同上次一样只是太累了,但这累对于那么小的孩子来说超出了承受的界限才会如此,若不及时施针缓解身体压力,不然很可能会有生命危险。”沈玉萱看着小小的身上都是银针的女儿心疼得只掉泪“我可怜的女儿,怎么那么不幸连翻的遭难!”周太医跟府医一起开了道方子便告辞离去了。老夫人见府医拔了针孙女也没事了方才想起那两个奶娘来。厉声道“你去看看那奶娘手里身上抹的是什么东西!”玉丹刚跟她说那奶娘手中有东西还在胸前抹了那东西,想到这就恨不能活刮了那两个奶娘。府医过去检查了说道“回老夫人!那是一种慢性毒药,时间长了不死也会变得神智不清!”说白了就是会成傻子!老夫人气得脸色黑青,要是忠信侯府的嫡少爷嫡小姐是傻子,那忠信侯府就丢人丢到天边了!在望京乃至整个南朔都无立足之地。这是要毁了他忠信侯府啊!老夫人跟江守耀都是一脸铁青,沈玉萱听到儿子女儿都差点变成傻子彻底火了,苍白的脸因为愤怒而有了些血色,对着两个奶娘就左右开弓“贱妇!谁指使你们的?”连打了几巴掌见她们还是保持不动,连话都不说觉得奇怪就停下来了。老夫人跟江守耀也发现了她俩都不动,事情败露了不是应该求饶或蒙混过关吗?她们怎么不动?其实两个奶娘这会全身都不能动,连说话都不行,这是江千雪这半年修行的成果。威力增强了不少,想那是锁灵魂用的,把灵魂锁住限制住了怎么能说话。她俩心里害怕极了,一如那被捆的赵婆子越是有逃跑的念头,身体里就越撕心裂肺的疼痛。所以她们的脸上都是恐惧痛苦至极的表情。也不是全身所有都不能动,眼睛还是能动的,两人知道被抓个现形肯定逃不过一死的,她们是签了卖身契的,老夫人他们打死她俩官府也不会过问的。至于家人或许没有她们能活的更久一些,两人一对眼色之后,不过片刻均是脸色煞白眼睛突出,嘴角流血,正好奇她们怎么不动的江守耀吓了一大跳。指着两个奶娘说道“怎么会这样?”老夫人跟沈玉萱也是吓住了,这人刚才还好好的突然就这样的死相谁不吓一跳。府医在她们鼻下探了探说道“已经死了!该是服了毒。”有些人是会把毒药藏在牙齿里的,万一被抓就咬破它,看样子她们该就是这样。老夫人,江守耀跟沈玉萱听闻死了是又惊又怒。老夫人震怒,对着儿子说道“你那些女人两个月内没有身孕的都给我打发了!”再让那些女人留在府里江家就毁在她们手里了。江守耀本来还很愤怒,听到老夫人这话不解道“娘!不查这两个奶娘,怎么说起她们来了,可是她们谁又惹您了!”老夫人气不打一处来,厉声道“在恒哥儿雪姐儿长大成人以前你不能再纳妾了!”女人越多争斗的就越厉害,斗来斗去最后会把她的孙子们斗没了,家也斗垮了!沈玉萱对于江守耀的花心不靠谱已经不放在心上了,她只要她的孩子们平安的长大,但她说话会起反作用,所以她站在一旁默不出声。“如果你想步长青伯府的后尘就随你怎样好了!”老夫人都不屑跟江守耀多说什么了。都怪自己当年太宠这小儿子以致把他宠成这个样子,可以说这是她人生的一大败笔。长青伯高义爱女色,家中小妾通房有近百人,家斗成凶。他自己也因家宅内斗死于姬妾床榻之上,死后连个子嗣继承家业,延续香火的人都没有!导致昌盛百年的伯府因无人承袭而垮掉!当年这件事像暴风一样刮遍整个南朔几乎人尽皆知,江守耀又怎么会不知道。“娘是说,,她们,”他是喜欢美人有时做事糊涂些但又不是傻,他娘的意思他懂。“娘不希望忠信侯府是另一个长青伯府!”老夫人郑重其事的看着江守耀。沈玉萱听到长青伯府的事很诧异,她只是想着自己的儿女平安长大,并没想到那么长远!“那就依娘!两个月没有身孕的就都打发了!”其实他的妾室并不多总共就那么几个其他的都是通房,加起来也就只三十多个。想到那些风情不一的可人儿,真是不舍得!但他更不想做另一个长青伯高义。“儿啊!你明白就好!女人什么时候都可以再纳,爵位是祖上传下来的,不能毁在我们母子手上!要多想想将来!”老夫人知道儿子虽然爱玩儿但并不是拎不清的。沈玉萱惊讶的看着江守耀,他会舍得那些女人?江守耀被沈玉萱看得不自在,见也没他什么事便匆匆走了!随后沈玉萱和阮嬷嬷也抱着俩孩子上了骡车回了同心院。老夫人见都走了说道“去查她们最近都跟谁接触过,不抓出来那毒妇难消我心头只恨!”胡妈妈一脸严肃说道“是!老夫人!”

     薇儿院,江守耀还是惦记着孟姨娘的,从老夫人那里出来本想直接去肖姨娘那里去,却拐个弯儿来了孟姨娘这里。孟姨娘听见刘妈妈说侯爷来了,就忙从丫鬟手里接过孩子抱着就哭。江守耀进了里屋便高兴的说“薇儿,让我看看丫头长得像我还是像你!”走近了却见孟姨娘抱着孩子哭得梨花带雨。楚楚动人的模样看得他直心疼,道“唉,爷的小心肝儿,大喜的日子哭什么?”张开怀连着孩子一起抱住。孟姨娘抱着孩子脸贴在江守耀胸前一抽一抽的轻泣道“妾以为侯爷不会来了!”江守耀看着她怀里的孩子说道“怎么会!你可是爷的心肝儿!又给爷生了个可爱的女儿!爷宝贝你还来不及呢!”孟姨娘知道他说的只有七分真,但心里还是欢喜。一脸甜蜜的说道“真的,那还是妾小心眼儿了!”江守耀亲了口孟姨娘说道“就你爱胡思乱想!”不得不说孟姨娘很会保养自己,即使生产后美丽依然不减成熟妩媚更胜从前!江守耀在那么多女人中独宠她不是没有理由的。“侯爷,你看我们的女儿长得多好!看这大眼睛多像你!”孟姨娘这才开心的仔细看着女儿。江守耀看着皱巴巴的孩子不太高兴的说道“哪里像我?怎么不像千雪出生时那样好看呢!”眼前的二女儿一点也不像大女儿出生时那样干干净净漂漂亮亮的,皱巴巴的不好看,还说像他!孟姨娘还高兴着的脸瞬间变得铁青!手都死命的攥着拼命控制住自己,她不能发火,如果失去侯爷的宠爱,她还算什么!她不能失去!再抬起头已是笑呵呵的说道“小孩子刚出生是这个样子的,过几天就好看了!”又违心酸溜溜的说“像大小姐一出生就那般好看的,可是极少的!”这话取悦了江守耀,不得不说他是真的很喜欢大女儿。自豪的说道“那是!也不看看谁的种!”孟姨娘脸侧向一边她实在控制不了自己的表情,脸色都几近扭曲。他的种!难道她的女儿就不是他江守耀的种吗?费了好大劲儿才克制住自己发狂。再面向江守耀依然笑着道“你说我们的女儿起什么名字好呢!”尤其加重了‘我们’两个字。江守耀虽然觉得孩子不太好看也还是高兴,毕竟这是自己的第三个孩子,在大家族里三个还是太少。况且女儿多少无所谓,还是儿子多了才能繁荣。笑着说道“名字夫人已经取好了!就叫江梦离!”江梦离!江梦离!梦离!孟姨娘听是沈玉萱取的仔细品评了名字,顿时怒火中烧,贱人!沈玉萱是在告诉自己,她会让自己离心中所想之事远远的,连机会都不会有。欺人太甚!咬牙说道“侯爷!这名字不好!换一个吧!”江守耀倒是觉得这名字挺好听的,道“娘也说这名字好呢!就这么着吧!”他才不想费尽心思想一个名字呢。孟姨娘从没有一刻这般恨这个自己处心积虑嫁的男人!他今天纯粹是来气她的!“好了!你也累了!快休息吧!本侯改天再来看你!”江守耀心里想着肖姨娘玲珑有致的身段心思早飞远了,快步走出屋儿不肖会儿便出了院子。孟姨娘见他走远了,终于不再克制自己,“啊!~!”大声喊着发泄心中的憋屈怨恨!刘妈妈快步进来抱起被吓得直哭的二小姐说道“姨娘!怎么了!可是侯爷说了什么?”孟姨娘双手使劲儿揉搓着被子,指甲都揉断了。妩媚的脸庞扭曲得可怕!咬牙切齿的说道“我不会认输,不会!你们所有人都不会放过!不会!”眼里满满的满满的都是像淬了毒般的怨恨!所有欺辱她孟秋颜的人不管是谁,她都不会放过!要她们挫骨扬灰!!